1. 首页 > 范文大全

那个女宝宝 小女宝宝叫什么

思佳花谷语整理的那个女宝宝(精选4篇),供我们参考,我们一起看看吧。

那个女宝宝 篇1

轻柔的阳光告知我,简单的呵护,最长远;平凡的陪伴,最心安;真挚的语言,最动听。初见于她,是在那个美好的早晨。

甜甜的笑

开学的第一天,我去得太早,于是就一人孤零零的站在教室门口。不久,听到一声清脆而又温柔的声音——“你好啊!”我好奇的转身看去,只看见壹个瘦高的女宝宝迎面走来。阳光轻柔的洒在她稚嫩的脸上,她嘴角上扬,笑得很甜。大家热情地打招呼、问好,聊得很开心。那甜甜的笑在不知不觉间温暖了我孤单的心。

神笔马琳

她的画栩栩如生,像要从纸上走下来一般。这也让她的业余生活变得充沛。有时课间会看到她稳重地坐在座位上,拿出笔与稿纸。低头不语,双眼紧盯画笔,时而眉头紧皱,双唇微抿;时而托腮凝神;时而舒展笑颜……仿佛喧闹的世界和她无关。因为画功了得成为了大家班的宣传委员,为班级板报布置付出了不少心血,她叫李婧琳,大家叫她“神笔马琳”。

腹有诗书气自华

她的写作在班里是数一数二的了。正如古人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我看过她的不少文章,也最爱看她的文章。她笔下的山水,是有声的,如同你走在幽静的山林中,静听小溪哗哗的流淌;她笔下的角色,是有情的,即使你不认识,也感觉如在眼前。她的文笔总是优美中透着灵动,古朴中蕴着哲思。曾给她打探过写好作文的宝典,她莞尔一笑:“读书啊,肚子里有墨水了自然就有得写了。”是啊,“腹有诗书气自华”,难怪她整单人都那么温婉有气质。

“落叶翻飞过画卷,摊开时间的手掌,你笑起来,乌云散开”。那个女宝宝,微微一笑,素手执笔,或绘或写,将自己的世界画的斑斓,将自己的生活谱写成诗。

那个女宝宝 篇2

陪我度过漫长的小学六年的美好时光,不仅仅是漫天的作业,更多的是那个眼睛小小,口中喊叫着“友谊万岁”的女宝宝。可是我清楚了解,那是曾经,永远也回不去的曾经。

记得小学时,我的性格很孤僻,甚至于十分的不善言表。不知如何的,我已经记不清了。只是那个热情似火,天真烂漫的女宝宝,突然出现了我的世界里。火光照亮我原本黑暗的整个世界,并融化了我心中的积雪。我与她,大概就像是冰和火吧。

在我受挫时,她是那个会不顾形象逗我笑的人;在我委屈时,她又是第壹个站出来为我说话的人;在我被冷风吹的瑟瑟发抖时,她是那个不顾寒冷将自己的围巾披在我肩上的人。她那一尘不染得真心,让我壹个不善多言,甚至决定自暴自弃的女宝宝,变得试着接受着世界,从头恢复了原有的热情。很难想象,如果没能遇见她,今年的我是怎样的。

我喜爱她的笑,她笑时,两眼眯成一条缝,嘴角浮起恰好的幅度,是我见过最纯粹的笑。她是我小学六年的阳光,见到她,总是烦恼淡忘,笑对。可是,转眼,六年已过,步入初中,再遇见,却甚是痛心。即使不是形同陌路,但却和曾经的形影不离,相差甚远。每次,和她相遇,没了亲切或略带“互损”的问候,而是彼此不约而同的视而不见。遇见的那一刻,让我痛心,就像是你明明说好送我一颗棒棒糖,你却忘了,而我却在自顾自的生气。没错,就是这么孩子气。痛心,仅是一刻,毕竟,人,总会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些啥子,而那已失去的,总会成为唯美好的回忆。

那个女宝宝,谢谢你,改变了我曾有的余生。

那个女宝宝 篇3

你一定会记得那个女宝宝,就在两个多月前,她出今年我的周记里,大家一起看了一场电影,大家曾经无话不谈的好兄弟。

又是周日,又是熟悉的号码,又是熟悉的声音……可世界上最令人遗忘的事,莫过于物是人非了罢。

因为临近端午,她过来看看还住在这边的爸爸,随着就跑回来找我了,我飞奔到楼下,远远的,就见那熟悉的轮廓,走进一看,哎呦,还画了妆了呐,粉是一直擦到后领窝,胭脂一直摸到太阳穴,擦的白的不能再白了,摸的红的不能再红了,发出一种惹人注意的,难以形容的红光,不过大家之间的默契却一点也没少,她还是站在我可以跌到的一级台阶旁,说的夸大一点,这以便于交谈时,她可以直视到我的脸。跟她聊天时我分明可以感受到环境对于她的影响程度改变,时不时的爆粗口让我有点不敢相信眼前这单人。她说话的语气已经不再轻柔,嗓门大的整条街上的人都要回头看看她,然后,再看看我,我尴尬极了,可她仍面不改色的看着我说笑,说着我找差点笑点的笑话,谈论我不认识的人,我没那没那么热情,只是边走边听着,后来在有些尴尬的气氛中她也安静下来了,大家的生活没有了交集,拜拜面除了四篇一律的`寒暄,问候与回忆曾经就不了解还有啥子话题,那些说了不了解多少遍的糗事又被搬上来说一遍,惹的哄堂大笑后又是沉默。这是不可避免的,不是么?就像苏轼说的,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就像李清照说的,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但不管她变成啥子样她依旧是我的好兄弟,而且一直都是,谁了解她的改变是好是坏呢?不管怎样,我是知道她的,她的未来是不会比别人差的。

那个女宝宝 篇4

你一定会记得那个女宝宝,就在两个多月前,她出今年我的周记里,大家一起看了一场电影,大家曾经无话不谈的好兄弟。

又是周日,又是熟悉的号码,又是熟悉的声音……可世界上最令人遗忘的事,莫过于物是人非了罢。

因为临近端午,她过来看看还住在这边的爸爸,随着就跑回来找我了,我飞奔到楼下,远远的,就见那熟悉的轮廓,走进一看,哎呦,还画了妆了呐,粉是一直擦到后领窝,胭脂一直摸到太阳穴,擦的白的不能再白了,摸的红的不能再红了,发出一种惹人注意的,难以形容的红光,不过大家之间的默契却一点也没少,她还是站在我可以跌到的一级台阶旁,说的夸大一点,这以便于交谈时,她可以直视到我的脸。跟她聊天时我分明可以感受到环境对于她的影响程度改变,时不时的爆粗口让我有点不敢相信眼前这单人。她说话的语气已经不再轻柔,嗓门大的整条街上的人都要回头看看她,然后,再看看我,我尴尬极了,可她仍面不改色的看着我说笑,说着我找差点笑点的笑话,谈论我不认识的人,我没那没那么热情,只是边走边听着,后来在有些尴尬的气氛中她也安静下来了,大家的生活没有了交集,拜拜面除了四篇一律的寒暄,问候与回忆曾经就不了解还有啥子话题,那些说了不了解多少遍的糗事又被搬上来说一遍,惹的哄堂大笑后又是沉默。这是不可避免的,不是么?就像苏轼说的,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就像李清照说的,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但不管她变成啥子样她依旧是我的好兄弟,而且一直都是,谁了解她的改变是好是坏呢?不管怎样,我是知道她的,她的未来是不会比别人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