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范文大全

汪曾祺必背散文(汪曾祺所有散文) 汪曾祺经典散文欣赏

一、作家说明


汪曾祺,1920年3月5日生于江苏省高邮市,中国当代作家、散文家、戏剧家京派作家的代表角色。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壹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壹个士大夫。"汪曾祺在短篇小说创作上颇有成就,对戏剧和民间文艺也有深入钻研。


1935年秋,汪曾祺初中毕业考入江阴县南菁中学读高中。1939年夏,汪曾祺从上海经香港、越南到昆明,以第一志愿考入西南联大中国文学系。1950年,任北京市文联主办的《北京文艺》编辑。1961年冬,用毛笔写出了《羊舍一夕》。1963年,发表的《羊舍的夜晚》正式出版。1981年1月,《异秉》在《雨花》发表。1996年12月,在中国作家协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推选为顾问。


1964年,汪曾祺等人根据沪剧芦荡火种》执笔改编同名京剧,由北京京剧团演出,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董必武等党与国家领导人观看并接见了全体演职人员,祝贺演出成功。


1966年"文革"最初后不久,汪曾祺即因"右派"问题被关进"牛棚",但1968年迅速获取"解放"。


1970年5月21日,汪曾祺因参加京剧《沙家浜》的修改加工有贡献,而被邀请登上天安门城楼


贾平凹在一首诗中这样评测汪曾祺:"是一文狐,修炼成老精。"


汪曾祺的散文没有结构的苦心经营,也不追求题旨的玄奥深奇,平淡质朴,娓娓道来,如话家常。


汪曾祺的代表作京剧《沙家浜》。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打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典范!


有读者留言:窦跃生的写作风格、语言特色酷似汪曾祺。于是,我精心研究汪曾祺。




二、原文




夏季的早晨真舒服。空气很凉爽,草上还挂着露水(蜘蛛网上也挂着露水),写大字一张,读古文一篇。夏季的早晨真舒服。 凡花大都是五瓣,栀子花却是六瓣。山歌云:“栀子花开六瓣头。”栀子花粗粗大大,色白,近蒂处微绿,极香,香气简直有点叫人受不了,我的家乡人说是“碰鼻子香”。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 dǎn ]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


人们往往把栀子花与白兰花相比。苏州姑娘串街卖花,娇声叫卖:“栀子花!白兰花!”白兰花花朵半开,娇娇嫩嫩,如象牙白色,香气文静,但有点甜俗,为上海长三堂子的“倌人”所喜,因为传闻白兰花要到夜间枕上才格外地香。我觉得红“倌人”的枕上之花,不如船娘髻边花更为刺激。 夏季的花里最为幽静的是珠兰牵牛花短命。早晨沾露才开,午时即已萎谢。 秋葵也命薄。瓣淡黄,白心,心外有紫晕。风吹薄瓣,楚楚可怜。 凤仙花有单瓣者,有重瓣者。重瓣者如小牡丹,凤仙花茎粗肥,湖南人用以腌“臭咸菜”,此吾乡所未有。 马齿苋狗尾巴草益母草,都长得特别旺盛。 淡竹叶开浅蓝色小花,如小蝴蝶,很好看。叶片微似竹叶而较柔软。 “万把钩”即苍耳。因为结的小果上有许多小钩,碰到它就会挂在衣服上,得小心摘去。所以孩子叫它“万把钩”。 大家那里有一种“巴根草”,贴地而去,是见缝扎根,一棵草蔓延开来,长了很多根,横的,竖的,一大片。而且特别顽强,拉扯不断。很小的孩子就会唱: 巴根草, 绿茵茵。 唱个唱, 把狗听。 最讨厌的是“臭芝麻”。掏蟋蟀、捉金铃子,常常沾了一裤腿。其臭无比,很难除净。西瓜以绳络悬之井中,下午剖食,一刀下去,喀嚓有声,凉气四溢,连眼睛都是凉的。 天下皆重“黑籽红瓤”,吾乡独以“三白”为贵:白皮、白瓤、白籽。“三白”以东墩产者完美。 香瓜有:牛角酥,状似牛角,瓜皮淡绿色,刨去皮,则瓜肉浓绿,籽赤红,味浓而肉脆,北京亦有,谓之“羊角蜜”;虾蟆酥,不甚甜而脆,嚼之有黄瓜香;梨瓜,大如拳,白皮,白瓤,生脆有梨香;有一种较大,皮色如虾蟆,不甚甜,而极“面”,孩子们称之为“奶奶哼”,说奶奶一边吃,一边“哼”。 蝈蝈,我的家乡叫做“叫蚰子”。叫蚰子有两种。一种叫“侉叫蚰子”。那真是“侉”,跟壹个叫驴子似的,叫起来“篎篎篎篎”很吵人。喂它一点辣椒,更吵得最牛。一种叫“秋叫蚰子”,全身碧绿如玻璃翠,小巧玲珑,鸣声亦柔细。 别出声,金铃子在小玻璃盒子里爬哪!它停下来,吃两口食——鸭梨切成小骰子块。于是它叫了“丁铃铃铃”…… 乘凉。 搬一张大竹床放在天井里,横七竖八一躺,浑身爽利,暑气全消。看月华。月华五色晶莹,变幻不定,特别好看。月亮周围有壹个模模糊糊的大圆圈,谓之“风圈”,近几天会刮风。“乌猪子过江了。”——黑云漫过天河,要下大雨。 一直到露水下来,竹床子的栏杆都湿了,才回去,这时已经很困了,才沾藤枕(大家那里夏季都枕藤枕或漆枕),已入梦乡。 鸡头米老了,新核桃下来了,夏季就快过去了。


三、赏析


夏季的早晨真舒服。(热爱生活)空气很凉爽,草上还挂着露水(蜘蛛网上也挂着露水),(细节的放大)写大字一张,读古文一篇。(起得早,练书法,读书,干自己最喜爱的事情,就是幸福)夏季的早晨真舒服(强调主题:热爱生活。有一种修辞手法叫复沓)。 凡花大都是五瓣(对花的仔细观察),栀子花却是六瓣(花中的另类,在普遍中寻找个性)。山歌云(用山歌来画龙点睛也是修辞手法,民谣、儿歌等等):“栀子花开六瓣头。”栀子花粗粗大大,色白,近蒂处微绿,极香,香气简直有点叫人受不了,我的家乡人说是“碰鼻子香”(细写栀子花的形状、颜色、味道、个性,像画国画大写意)。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 dǎn ]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平民花儿,接地气。从爱花儿这个细节反映从作者热爱生活)。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非常精彩、典范。拟人化修辞手法。平民花儿的粗俗个性,不受文雅人待见。粗人说粗话,粗花儿的口气。生活气息非常浓厚。作者亲民情结的流露。语言的老道,真是达到了文狐级别,老妖精一枚啊!)”


人们往往把栀子花与白兰花相比。苏州姑娘串街卖花(卖花姑娘也是平民),娇声叫卖:“栀子花!白兰花!”白兰花花朵半开,娇娇嫩嫩,如象牙白色,香气文静,但有点甜俗(白兰花的形状、颜色、味道、个性,同样惜墨如金,像画国画的大写意,),为上海长三(cháng sān顶级妓女)堂子(顶级妓院)的“倌人”所喜,因为传闻白兰花要到夜间枕上才格外地香(对妓女花儿的描写)。我觉得红“倌人”(红倌人意思是卖艺又卖身的女子。她们不光有着清丽脱俗的外表,也会读书写字、吟诗作画。同时需满足买主的兴趣。)的枕上之花,不如船娘(船娘指摇橹撑船的人,特指女摇橹掌船人)髻边花更为刺激(将花儿比人,栀子花好白兰花,写从三种人间烟火气的女人)。


夏季的花里最为幽静的是珠兰(说明各种夏季花的个性)。 牵牛花短命。早晨沾露才开,午时即已萎谢。 秋葵也命薄。瓣淡黄,白心,心外有紫晕。风吹薄瓣,楚楚可怜(一笔带过地说明平民花儿)。 凤仙花有单瓣者,有重瓣者。重瓣者如小牡丹,凤仙花茎粗肥,湖南人用以腌“臭咸菜”,此吾乡所未有。 马齿苋、狗尾巴草、益母草,都长得特别旺盛(这些野草花儿,不名贵,但生命力旺盛。粗粗地列举)。 淡竹叶开浅蓝色小花,如小蝴蝶,很好看。叶片微似竹叶而较柔软。 “万把钩”即苍耳。因为结的小果上有许多小钩,碰到它就会挂在衣服上,得小心摘去。所以孩子叫它“万把钩”(有个性的详细写)。 大家那里有一种“巴根草”,贴地而去,是见缝扎根,一棵草蔓延开来,长了很多根,横的,竖的,一大片。而且特别顽强,拉扯不断。很小的孩子就会唱: 巴根草, 绿茵茵。 唱个唱, 把狗听(这个花儿讲解得很详细,细节决定成败)。 最讨厌的是“臭芝麻”。掏蟋蟀、捉金铃子,常常沾了一裤腿。其臭无比,很难除净。西瓜以绳络悬之井中,下午剖食,一刀下去,喀嚓有声,凉气四溢,连眼睛都是凉的。 天下皆重“黑籽红瓤”,吾乡独以“三白”为贵:白皮、白瓤、白籽。“三白”以东墩产者完美(对西瓜的描写很具体。有声有色:喀嚓有声,黑籽红瓤)。


香瓜有:牛角酥,状似牛角,瓜皮淡绿色,刨去皮,则瓜肉浓绿,籽赤红,味浓而肉脆,北京亦有,谓之“羊角蜜”;虾蟆酥,不甚甜而脆,嚼之有黄瓜香;梨瓜,大如拳,白皮,白瓤,生脆有梨香;有一种较大,皮色如虾蟆,不甚甜,而极“面”,孩子们称之为“奶奶哼”,说奶奶一边吃,一边“哼”(有声有色,让人过目不忘)。 蝈蝈,我的家乡叫做“叫蚰子”。叫蚰子有两种。一种叫“侉叫蚰子”。那真是“侉”,跟壹个叫驴子似的,叫起来“篎篎篎篎”很吵人。喂它一点辣椒,更吵得最牛。一种叫“秋叫蚰子”,全身碧绿如玻璃翠,小巧玲珑,鸣声亦柔细(有声有色)。 别出声,金铃子在小玻璃盒子里爬哪!它停下来,吃两口食——鸭梨切成小骰子块。于是它叫了“丁铃铃铃”……(瓜果、昆虫分层次写) 乘凉。(这一段只有两个字壹个句号。惜墨如金。) 搬一张大竹床放在天井里,横七竖八一躺,浑身爽利,暑气全消。看月华。月华五色晶莹,变幻不定,特别好看。月亮周围有壹个模模糊糊的大圆圈,谓之“风圈”,近几天会刮风。“乌猪子过江了。”——黑云漫过天河,要下大雨。(平民百姓的乘凉方法,比起贵族要妙趣横生许多吧。自由自在的舒服,不讲形式。看天上变幻无穷的景色。) 一直到露水下来,竹床子的栏杆都湿了,才回去,这时已经很困了,才沾藤枕(大家那里夏季都枕藤枕或漆枕),已入梦乡。 鸡头米老了,新核桃下来了,夏季就快过去了。(很像新闻消息的写作,结尾戛然而止,三个排比句子了,了,了。鸡头米向人留下余白,越想越有味。)


四、主题情怀


但汪曾祺笔下的夏季,却更显恬淡韵味。


汪曾祺的散文特别有名,他的散文总向人一种“闲话”的感觉,朴实但又很有生命力,充满诗意。


有人曾问汪曾祺:“为啥总写没主题的文章?”,汪曾祺却特别郁闷:“我哪篇文章没主题啦?”


那么,我们就来看看汪曾祺的《夏季》到底有没有主题?


作者通过对夏季花草、瓜果等植物,及蝈蝈类动物,还有月亮等景色的观察、描写,


通过对夏季独特的感受,尤其是对吃的感受,表达了他热爱生活的乐观态度。


中心思想很明确,就是第一段重复两句的“夏季的早晨真舒服”。


五、艺术特色


1.意境美。早晨讲到植物,再讲瓜果与蝈蝈,晚间的乘凉赏月,最后又回到吃上去了。


草上还挂着露水(蜘蛛网上也挂着露水)。船娘髻边花。看月华。月华五色晶莹,变幻不定,特别好看。月亮周围有壹个模模糊糊的大圆圈,谓之“风圈”,近几天会刮风。“乌猪子过江了。”——黑云漫过天河,要下大雨。


2.意象新颖别致。很多文人墨客也都写过夏季。三毛写:夏乃声音的季节,有雨打,有雷声、蛙声、鸟鸣及蝉唱。蝉声足以代表夏,故夏季像一首绝句。老舍写:天气是热的,可是一早一晚等于的凉爽,还可以做事。会享受的人,屋里放上冰箱,院内搭起凉棚,他就会不受到暑气的侵袭……


但汪曾祺笔下的夏季,却更显恬淡韵味。汪曾祺的散文特别有名,他的散文总向人一种“闲话”的感觉,朴实但又很有生命力,充满诗意。


不写夏季的烦躁,而写“夏季的早晨真舒服。空气很凉爽,草上还挂着露水(蜘蛛网上也挂着露水),写大字一张,读古文一篇。夏季的早晨真舒服。”


随后,汪曾祺最初谈那些夏季里的植物,有香气浓烈的栀子花、甜俗的白兰花、幽静的珠兰、晨开午谢的牵牛花,还有秋葵、凤仙花、狗尾巴草、马齿菜、苍耳、“巴根草”、“臭芝麻”……可谓是种类多样。


3.吃的艺术。汪曾祺真的是壹个特别热爱生活的人,除了留神观察草木之外,对于吃也是特别有研究的,很多关于吃的名篇都特别诱人。把西瓜、香瓜写得馋涎欲滴。而在《夏季》里,他也提醒读者:“鸡头米老了,新核桃下来了,夏季就快过去了。”真的是啥子时候都不忘记吃的汪老。


4.语言老辣。生动活泼拟人化的语言,使之具有人的灵性,令人伤情。


秋葵也命薄。瓣淡黄,白心,心外有紫晕。风吹薄瓣,楚楚可怜。


写出剖瓜时的声响与感受,向人丰富的想象。


西瓜以绳络悬之井中,下午剖食,一刀下去,喀嚓有声,凉气四溢,连眼睛都是凉的。


引用山歌“栀子花开六瓣头”佐证栀子花是六瓣,


引用童谣“巴根草,绿茵茵,唱个唱,把狗听”写“巴根草”的顽固,都增添了文章的情趣。


六、延伸阅读欣赏


秋季的原野


睡莲红艳的湖,柿子盈枝的树,风动月来的亭,高歌报喜的鸟,红砖蓝瓦的家……在这一步一景、一步一画、一步一诗的美丽乡村采风,心中激荡起铿锵欢快的旋律:大家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


金秋时节,一群作家到金华镇参观美丽乡村。


金华,距南阳城区只有几十里的路程。大家沿着两旁放开着格桑花的公路,一马平川入画屏。


到了。乡亲一声:“过来了!”顿时,亲爹亲娘似的笑容绽放,一股暖暖的乡情围绕在心房四周。回家的感觉让我疾呼:有壹个故乡,叫金华。


原野一派原生态。天高云淡,蓝天白云,澄澈得没有一丝丝污染。父老乡亲们忙碌的身影在农田里叠印。他们在弥散着野菊花香的农田里,薅花生、刨红薯、挖芋头、摘辣椒、掰玉米、拔萝卜……那弯下的腰身,那高举的双臂,搭建起丰收的凯旋门。


我崇拜,这橘红色的秋季。柿子的橘红、玉米的橘红、丰稔的橘红、秋阳的橘红……就连那《大自然文学》杂志的封面都扎染成橘红了。


与大作家一起采风,是我的荣幸。全国首届鲁迅文学奖获取者---作家周同宾,全国人大代表、文联主席廖华歌,殷德杰、水兵等等。大家是来美丽乡村采风的,是来采摘文学的,是来收获秋色的。


过来了,回到园林式的家--大徐营小刘庄村。踏着泥土芬芳的阡陌,绿漪湖映入眼帘。这一泓盛开着睡莲的荷塘哦,乳白的花朵、艳红的花朵,睡成一帘又一帘幽梦。我在遥想,梦中朦胧的荷塘月色,足可以妙曼成一篇清丽的散文诗。我怀疑,是不是回到了周大新香魂女》中的香魂塘畔?


圈养在城市楼群单元里的孩子,拿这乡村的荷塘和公园假山水池相比,会发出惊叹:“啊--这可是真大海呀!”


村边,一口百年老井。仿佛诉说着故乡的编年史。一口老井,定位了故乡的坐标。现如今,井,退休了,用一通石碑屏蔽了,却成了一道风景。早在五十年前,每个村庄都有一口井。井,的确是全村人生命的源泉。毛主席在江西瑞金的时候,在那里挖了一口井。老百姓立碑纪念曰:“吃水不忘挖井人,时刻想念毛主席。”


村中的风动月来亭。即便是在下雨天,乡亲们在这亭子中,能听原生态的风,可观原生态的雨。柿子树,好励志的柿子树哇,像极了励志的主人。橘红色的果子挂满枝头,映照着村庄的笑脸,骄傲出村庄的表情。一根指头粗细的枝条上,就结着十几个硕果。于是,这风景便成了人们拍照的道具。


这被丰收压弯了腰的柿子树是我的家人哦。留下三五枚柿子吧,留下来,这是父老乡亲的恩典,向茫茫的雪原、向皑皑的寒冬,留下橘红色的灯盏,足以照亮漫长的冬天,向孩子们讲述甜蜜冬季里的童话。留下来,向越冬的鸟儿一点儿暖心的食品。让鸟儿们品尝感恩的回馈。也让鸟儿们的徒弟--人类,学会对上苍的感恩,对原生态的孝敬。


过来了,回到意景园艺基地。这是壹个花卉苗木的家园。花园门口站着大酒店门童一般的紫薇树。像招牌。像形象代言。这棵刚刚美发造型过的紫薇树,可是大有来头的。我把这紫薇命名为“紫薇花王”。


“谁能猜出,这紫薇价值多少钱?”我们面面相觑。正在忙碌的企业负责人郑大强笑眯眯地说明,这棵紫薇,有客商出价七万,没有卖。今年嫁接了国外天鹅绒新品种的紫薇花枝条。这一嫁接,价格要翻两倍,价值二十多万元呢。一棵紫薇花,价值二十万?我惊诧,这次真的让我这只“井底之蛙”见识了大世面。


嫁接,令我想起两件有意思的事情。前苏联有一位搞植物嫁接的科学家--米丘林,曾经被全世界的学术权威痛骂作:开植物妓院,丧失道德伦理。还有壹个逗笑的经历。二月河的父亲喜爱搞植物嫁接。他把西红柿与土豆嫁接后,土地上面结西红柿,土地下面结土豆。而十几年之后,有报纸爆出新闻,特大奇观:西红柿和土豆嫁接成功。


从浮想联翩中过来,徜徉在花木林丛海洋。各色花卉苗木使人眼花缭乱。突然,看到高大树木上的喜鹊窝,这可是存放喜报的百宝箱啊,这可是生态文明的实物标本啊。喜鹊们叽叽喳喳地在晴空上为原生态的故乡,朗诵着一首赞美诗。是啊,这里,每日都有喜报让蓝天阅读;每日,都有喜报让大地唱颂。


过来了,回到邓唐营小李庄村。小桥流水、红砖蓝瓦、农谚满墙。柴瓦房,不是居室了,而是艺术品,是一片乡愁。尖尖的屋顶,是一撇一捺组成人字。人家的人,家人的人。墙,是壹个口;门,是壹个口;窗是壹个口。家里有几口人的口。两扇窗,四目比较,能望穿秋水的两扇窗啊,多像两个相依为命的口,多像两个白头偕老的口,老两口的口。


房前屋后,种瓜种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就连房前屋后的野花,诸如凤仙花(乳名指甲花)、青葙、百日草(乳名叫步步高)、红蓼花之类,也放开着纯正的乡音,也放开着原生态的方言。我小心翼翼地采撷着,采撷这饱含浓浓方言的野花的种子。


我要把花种子带到城市去,我要把故乡的方言带到城市去,我要让城市新居的阳台天天绽放老家的芬芳,我要让城市卧室的席梦思夜夜听到故乡亲亲的、白发亲娘般的呼唤。我要让子子孙孙,不管是讲英格丽馨,还是讲普通话的子孙们,都能听得懂故乡的爱,都能听得懂生态文明哼唱的摇篮曲。


过来了,回到谢氏文化苑。这是远古时代古谢国的故乡。远游的赤子倾情赞助,金华镇投资一千多万元复兴谢国文化苑,古色古香的建筑群落已经初具规模。一条僵石河从这里擦身而过,一股清流涓涓妈妈河的乳汁。窄窄的田埂上,苍耳子生养出一群一群酷似刺猬的孩子;牵牛花一朵蓝、一朵红地飞黄腾达,似乎真的要牵出一头水牛来。


过来了,回到东谢营。一口荷塘在致辞,在致一篇热情洋溢的欢迎辞。那些英姿飒爽的荷叶在鼓掌。参观农村公路五十年文化巷,让大家回味着“要想富,修公路”的味道。生态的画笔,描呀,描,描出故乡的色彩。金黄的玉米堆成戴蓑笠的粮仓,橘红色的玉米晾晒在谷场;还有红玉米呀,从老乡痖弦的诗集中蹦哒出来,多像村姑长长的头发辫子,挂在瓦房的屋檐下,亮丽我的故乡。


这可是我童年珍藏的故乡的记忆么?走出小巷,踏上康庄大道。在暂别故乡的那一刻,大家恋恋不舍地在古木亭子前合影,留下壹个念想。乡亲们把花生与芝麻送进油坊,磨成香喷喷的小磨香油,让家的味道更加浓郁。乡亲们用一串串火红火红的辣椒,精装修着农业。装点着美丽乡村喜悦的殿堂。这,秋季的金銮殿哦。


我终于明白,金华,可以解读为金色年华。金色年华哦,我的故乡。这明净的蓝天,这深情的土地,让我跪拜。我跪拜这秋阳暖暖的天空,我跪拜这原生态的土地,我跪拜这生命的根本,我跪拜这万物的摇篮,我跪拜这橘红色的乡情,我跪拜皇天后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