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范文大全

散文:在2022年的一场雪面前对话 2021年的散文

在一场雪面前对话

文/香袭书卷

大寒那天下午,山上的雪籽最初发出声响。那时我正在山中的一处空旷的院落,烧着一堆木柴烤火。火堆上架着女主人递回来的两个红薯,顺便还向我壹个火钳,叮嘱我要不停翻动。


雪籽敲击在山区的树木上,发出细细的噼啪声。山路在冬季极其静默,一路上没有遇见壹个行人,也正好契合心意。


寒气深重,火堆烧得旺盛。红红的火焰,打破了山野的寂静。女主人忙着她的餐馆,我独自坐在木椅上,在一堆火旁看山景。


雪籽落在火堆里,悄无声息。是树木的配合,让它生成了一股特殊的旋律。来自天籁的声音,是自然和与谐。


2022年的第一场雪,在大寒时节就这样毫无征兆地来了。断断续续,持续到第二天,蕴育了许久的雪花,才大片大片从天而降。


像壹个个跳舞的小精灵呢,舞动着曼妙的身姿,穿着一袭白裙,飘然而下。它为树木染上一层白发,又向房顶加盖一层白瓦,路边站台的遮阳棚,在马路上画出壹个个白色的几何图案。


一发不可收拾,仿佛是久未见面的恋人,有着迫不及待的情怀需要诉说。这雪也是如此,它把天空写向大地的情书,不断播送。


我从山上下来时,雪籽敲打着车窗,还不是很扎实。真实下大雪,是在大寒后第二天的午后。延续着雪籽,我在当天傍晚回到城里。当天晚上的雪最初变成花瓣,缓慢地下着。


轻沾人间,是尝到了滋味吧。到了午后,前面的雪花打开喇叭喊了一嗓子,大雪纷飞的壮景应声而出。


2022年的雪,下得确实有些让人忧伤。疫情还在此起彼伏,反反复复。疫情下的人们,都在寒冷的冬季,艰难前行。面临着马上到来的春节,思念蔓延成一条河流,有时会化成热泪盈眶。





不了解从何时最初的,我的心愈加容易感动。任何一点细微的情感,都能牵动内心的澎湃。总是想着人间的悲欣交集,就不由得心生慈悲。


回城的晚上,旧友们来小坐。一盏茶落肚,话就多了起来。雪在窗外一直没停,大家的话题从过去的光阴,扯出一根丝线,慢慢捋着。


谈起青春的吉他,说起那些年夜晚的炒面摊,说着说着,就有了沉默。每单人的心中都被涌起的往事塞得满满当当,一时竟不了解该如何去表达。


世事变迁,变数太多。有些人的命运大起大落,有些人的身体状况堪忧,曾经的少年,真实人到中年后,活得洒脱的并不多。


肩上挑着一干的责任,担子的两头都不轻。再加上命运的无情调侃,早就有了面目全非之觉。当然也会有极少数表面光鲜的,只是大家已经能够看见他们内在的千疮百孔。







在一场雪的面前,大家褪去了包装,露出内在的棉絮和破绽。精致的妆容下,洗尽铅华后是朴素的底色。西装革履里的天蓝色衬衫,已经穿过无数次。年轮里发生的经历,换了一茬又一茬。


这一场雪继续在下,大寒后的第二天晚上,大地已是一片白色苍茫。细碎的雪花,在极低的气温下,很难融化,堆积在各种载体上,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韵味。


车顶被白雪涂抹成一辆辆玩具模型,人们在模型中穿行。我的眼前是一段又一段过往,人到中年,不能独自久坐,否则便会生出诸多思绪,还是忙碌点,会少些思虑。


如何能不去怀想呢,正是风华正茂,少不了的纠结。真的老去,也就放下了。而这个年纪的尴尬就是,还想抓住青春的尾巴,又不想成为老去的借口。


山上的雪,应该更厚一些,我想象着这样雪落的夜晚。回忆起和女主人相处的细节,昨天的事情,就觉得有些远。她和她的餐馆,应该是很清冷的吧。下雪上山的人更少了,女主人温与热情。









她在山上的房屋后,晾晒了许多的腊味。挂在屋梁的柱子上,一幕晕黄色的老照片呈现出来。烟熏过得腊制品,带着深沉的色调。


我再次回忆起她的体贴和勤劳,是面对着窗外漫天飞舞的大雪。路灯把雪花照射出壹个个动态的小颗粒,细碎地转动着。她独自经营着的小餐馆里,在大雪天是寂寞的。


她穿红色的衣服,把院子里的树上挂满了酒厂赠送的红灯笼。陪伴她的是两只狗,与一只猫。在远乡有他的孩子,却没有壹个完整的家。


我想象着她的孤独和艰辛,丈夫早年病逝,留下她和孩子苦苦挣扎,孩子还在读书。她把孩子交向了父母,独自离家寻找挣钱门路。


在山里扎根,是因为这里租金很实惠,投资成本也不高,简单的置办了一些厨房的用具,就最初了自己的山区餐馆的营生。


女主人伸出的手,在冬季炸裂出壹个个小口。这样的十根手指头,带着无法诉说的艰辛和难处。但是她的脸上始终是有笑容的,并不张扬的那种。


经过几年的经营,小餐馆有了一些回头客,生意也是有的。只是这一场雪下来,这个冬季到过年这段时间,估计都没有多少人上山去。我看见了她独自坐在大雪前,烧着木柴取暖。


思绪随着雪花活跃的飞舞,旧友们端着的茶杯,换了一盅热茶。我暂停对山上大雪的想象,回到了眼前的生活。


大家在2022年的大雪面前对话,谈起这两年工作中的难处,期待着来年形势的好转。公司经营上的各种困难都在一一克服,是想坚持到疫情散去,春暖花开之日。


雪花带着寒流席卷着大地,疫情终将会成为过去。真想在壹个午后,摘下口罩,触手就是雪花纷扬,对着迎面走来的人,说声你好。


如果说孤独和寂寞,艰辛和压力,是大家必须承受的生命之重,那么我多希望能够在一场雪面前,大家暂时忘了彼此,而是把时间转化成诗。


念一句白居易的“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夜深雪知重,时闻折竹声。”我虽居于闹市,但也能听见雪重折竹的声响。遥问长安,有雪来否?我的心啊,装满了人间的各种生活。再和旧友们说起,已经都在无言中了。


路上那些活在生活中的人们,冒着风雪赶路,从不言苦。不和他人浮夸,只是默默地做着自己。天空和大地间,除了自然和雪花,就是人群。


在2022年的一场雪面前,我已觉忘言。脚下的路,被白雪覆盖,而方给却依旧清晰可见。雪下了一整晚,夜晚亮如白昼,赶路的人便有了光亮。


大寒后,一场大雪如约而来。街上的雪,覆盖着一层忧伤,也点亮了一路的希望。山中的餐馆里,女主人懂得自己取暖。旧友们辞别,消失在不同的街道,大雪在他们的肩上,添了一程锦绣。


人们对生活爱得那么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