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范文大全

情感·散文 | 洁兰,吾师 情感散文精选段落

每当说起教师,我的脑海都会浮现洁兰教师的音容,心底都会涌起无限的暖与。

和洁兰教师相识是在我读师范的时分,那时她五十来岁。在众多年轻教师的映托下,她的外貌算不上出众,中等微胖的身体,一头烫卷了的短发,带着一副镜片略厚的眼镜,皮肤白净但已有些松弛。但这一切很快就变得不再重要,由于她天籁般的声音无人能比。

她教大家现代汉语:教大家声韵母的正确发音,教大家纠正方言,教大家有感情地诵读文字······她的声音是那么洁净、洪亮、悦耳、富有感情······或许找差点壹个愈加确切的词去形容,但就是从她那里我领略到了语音的美!从那以后,我看到文字,就会感遭到她教向大家的韵律,那壹个个横平竖直安静的汉字好像会跳动音符一样都有了本人的节奏,在我的心底与口中跃动。

她的声音总是那么富有激情,充溢生机,就算是闷热的夏日午后,恹恹欲睡的学生在她声音的召唤下个个也都肉体焕发。讲到兴奋时,她一边板书一边大声朗诵,不时猛回头看给学生,如炬的双眸像探照灯一样扫过每壹个学生的脸庞,让人无法开小差。她亮亮的耳坠闪着腾跃的光点,像是飞舞的星星,大家的肉体也随之兴奋。

她的声音又是那么具有穿透力。那时不盛行扩音器,就算有,她也用不着。只需是她一上课,整栋教育楼的楼道里都回荡着她的声音,以至有些“扰民”。我常常想她没必备这么努力,后来等我走上讲台才明白“情到深处难自禁”啊。她爱着她的课堂,爱着她的学生,爱得那么投入,爱得那么忘情!





她诵读时爱在大家课桌的空隙间行走,边走边读。每当她从我的课桌旁走过时,我总是会抬头看她,像是粉丝看着本人的偶像。有一次,她从前方走来,经过我的身旁,合理我用满是崇拜与给往的眼神看着她的背影的时分,她却猛然间回头。四目比较之下,我刚想躲闪,她瞪大的眼睛里那种深邃与尖锐霎时换成了满满的温顺与怜爱,似乎我不是她的学生,而是她的小娇儿,我羞赧地笑了。那一刻,我觉得她眼角白净的鱼尾纹有一种说不出的线条美,那种美妙的觉得到现在都浮光掠影。

洁兰教师不只声音美,有激情,在汉言语文学方面还有很深的造诣,最难得的是她有一套本人的教法,再深奥难懂的学问到她这里也能深化浅出,让大家学得明白。她还有些许恰当的小诙谐,她讲的详细内容我曾经记不大分明了,但那种愉悦的感受我终身难忘。后来,我学到壹个词叫:如沐春风。

毕业前要考普通话等级,洁兰教师逐一辅导了大家每壹个人。她还依据每壹个人的不同口音停止有针对性的强化锻炼。我自以为本人还好,但她一点都没放松对我的锻炼,从字词到句子,再到即兴演讲,每一步她都仔细指南。我在读,她在一旁侧耳倾听,时而点头,时而皱眉,时而笑容。每读完一节,她都会评论一下,针对我的失误,她会做演示,让我跟读。望着她那专注的眼光我再也不敢涣散。





普通话考试时,每个考场有三位主考教师,除了省教学厅派来的两位教师还有一位本校的教师,洁兰教师作为本校教师就分到了我所在的考场。当场考试当场打分,我考完后,三位教师探讨了意见之后把我叫到了台上,说:“你的成果是一级甲等。”那可是顶尖的等级啊,我紧咬着嘴唇冲动地望给洁兰教师,多么感激她啊,她笑容着冲我点点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紧接着就听到另一位教师说:“你又不做播音员,定个一级乙等吧,以后当教师这个等级就足够好了,决定因素是一级甲等还要去上级复试,多费事啊。”我手足无措地看给洁兰教师,她仿佛很称心似的表示我同意。也是啊,这又不是选拔播音员,壹个师范生能考到这个成果是很不错的啦。以后的很多年,当我的朗读一次次被我们认可与赞扬后,我还无法消弭我那次降级带向我的自我否认。我也曾因而在心底怨过洁兰的教师,怎样就不帮我争取一下呢?难道是由于我长得不够高不够美,为了维护我,以免日后跟那些播音的俊男靓女竞争时遭歧视而受伤害吗?或许一级乙等的成果她也觉得称心?

这个问题今生是无解了,由于前几年同窗聚会时,有壹个同窗通知我说洁兰教师曾经逝世了,同窗的声音很轻柔,我却被定在了原地······但很快我就风轻云淡地岔开了话题。我不想被他人窥见本人内心的悲恸,由于我觉得他们难以知道这个音讯带向我的痛有多深,我更不想他们因而笑我矫情,那是对这份深情的亵渎。

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在渐渐消化这份悲伤。历来都是以为,我在,您在,来日方长,想见就能见,可又有谁能超脱岁月的轮回呢?算起来,假如您健在,也已是近八十岁了。我怎样居然疏忽了呢?我对言语文字的这份酷爱的种子都是您种下的啊,我讲课时的激情与诵读时的深情,该有几您的影子啊。您曾用熄灭的生命照亮我,您的激情与生机已融入我的生命。我居然有时还为那次普通话考试心生怨念,是多么的不应该啊。

哦,洁兰,吾师,在我心里历来都是这样称谓您,不只由于跟您接近,更是觉得这个名字跟您一样的美。

我到底是没有去凭吊您,不是由于我不认识你的儿女,也不是由于我不晓得您的坟茔在何处,而是由于我从未觉得您远离过我,看天上轻盈的云,看庭中干净的兰,听耳畔的风,那都是您的存在,您永远以鲜活的知识活在我的心里······我将用我愈加坚决步伐,更大的热情与生机去面对生活,我想,这才应该是对您最好的留念,对吗?

在大家漫长的终身中,有些人陪大家走过一段路途之后悄然无声地离去,但他们生命中的某些东西曾经烙印在大家的生命中,或多或少地改动了大家,他们就是大家生命中的一局部,正如,洁兰,吾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