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范文大全

苏东坡传林语堂佳句摘抄(苏东坡传 林语堂摘抄)

《苏东坡传》中的好词好句摘抄

·苏堤与西湖之和杭州,正如姐姐花容月貌上的双眸。我常想,倘若西湖之是空空的一片水--没有苏堤那秀美的修眉与虹彩般的仙岛,一画龙点睛增其神韵,那西湖该望之怎么?几百年来的中国游客,春天到来之时,给西湖蜂拥而至,度蜜月者,在湖上泛舟垂钓,或在垂杨之下的堤上散步,以消磨时光。有名的西湖十景包括东岸上的柳浪闻莺;另一景是在湖上的小岛上,由苏东坡兴建的,叫“三潭印月”。的确是,湖的四周没壹个角落不使游客觉得美丽出奇而感到荡气回肠的,晴天也好,在和众也好。

苏东坡不仅仅是壹个诗人、画家或是百姓挚友的伟人,他思想清澈,写作典雅,作为勇敢,决不为功名利禄动摇,也不因世俗之见而违背自己的意给

·苏东坡正在思索人生的劳苦,忽然瞥见一只苍鹰在天空盘旋的那么悠然自在,似乎丝毫不为明天费一些心思,于是自己盘算,为了功名利禄而是文明的生活受到桎梏镣铐的枷锁,是否值得?在高空飘逸飞翔的苍鹰正好是人类精神解脱后的象征。

·此一巨大的扁圆石头,呈苔绿色,背上满是晶莹的小水珠。青蛙尾尽处为一石洞,其中发出清脆的潺湲之声。

苏东坡传林语堂摘抄50字左右

苏东坡好句摘抄 所谓华美靡丽的风格,可是说就是堆砌艰深难解之辞藻和晦涩罕见的典故以求文章之美。

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儿。深深印在他写的每一行诗上,正如我所看见的他那两幅墨竹上那乌黑的饱墨之光。

在势如奔马的狂波中逆流而上,在沿江的岸边一步步俯首躬身给上跋涉而行。元气淋漓富有生机的人总是不要易理解的。

出外旅行的人,极其所能,也只有把自己的安危委诸天命,因为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归根结底,大家只能了解自己真实知道的人,大家只能完全知道大家真实喜欢的人。

延缓年老展长青春的第一条规矩,是避免一切情绪上的烦扰。今天苏堤横卧湖上,此一小小仙岛投入水中的影子,构成了“三潭印月”,湖边垂柳成行,足以证明苏东坡在设计风景方面的奇才。

大家用他自己的话说,他过去生活的态度,一给是嫉恶如仇,遇有邪恶,则“如蝇在食,吐之乃已”。苏东坡好段摘抄 苏东坡已死,他的名字只是壹个记忆。

但是他留向大家的,是他那心灵的喜悦,是他那思想的快乐,这才是万古不朽的。真诚的友谊永远不会非常告白的。

真实的好兄弟彼此不必通信,因为既是对彼此的友情信而不疑,谁也不须要写啥子。一年分别后,再度相遇,友情如故。

苏东坡是大事伶俐,小事糊涂。但构成人生的往往是许多小事,大事则少而经久不见。

天下之理,戒然后有慧,盖慧性圆通,必从戒谨中入。未有天君不严而能圆通觉悟也。

此一巨大的扁圆石头,呈苔绿色,背上满是晶莹的小水珠。青蛙尾尽处为一石洞,其中发出清脆的潺湲之声。

苏东坡是大事伶俐,小事糊涂。但构成人生的往往是许多小事,大事则少而经久不见。

苏东坡说:“古之君子不必仕,不必不仕。必仕则忘其身,必不仕则忘其君。”

这是孟子对孔夫子参政态度的概要结语。灵魂之自在确和身体之自在有关联。

人若不能控制身心,便不能控制灵魂。苏东坡若回到民间,那他就犹如在水中的海豹。

在陆地上拖着鳍与尾巴走的海豹,只能算是半个海豹。中国的农民与生意人都落入王安石新政的陷阱里了。

他们只有两条路走:一是遇歉年,忍饥挨饿;一是遇丰年,锒铛入狱。所以了解壹个人,或是不了解壹个人,和他是否为同代人没有关系。

主要的倒是是否对他有同情的知道。归根结底,大家只能了解自己真实知道的人,大家只能完全知道自己真实喜欢的人。

苏东坡能够到处快乐满足,就是因为他持这种幽默的看法。后来他被贬谪到中国本土之外的琼崖海岛,当地无医无药,他告知兄弟说:“每念京师无数人丧生于医师之手,予颇自庆幸。”

西湖的诗情画意,非苏东坡的诗思不足以极其妙;苏东坡的诗思,非遇西湖的诗情画意不足以尽其才。壹个城市,能得诗人发现其生活上复杂的地方性,并不要易;而诗人能在寥寥四行诗句中表现此地的精粹、气象、美丽,也颇不简单。

苏东坡今生的浩然之气用尽。人的生活也就是心灵的生活,这种力量形成人的事业人品,和生命俱来,由生活中之遭遇而显示其形态。

正如苏东坡在潮州韩文公庙碑中所说:“浩然之气、不依形而立,不恃力而行,不待生而存,不随死而亡矣,故在天为星辰,在地为河狱,幽则为鬼神,而明则复为人。此理之常,无足怪者。”

谈论到苏东坡,大家就不能避免“气”这个字。因为每个文学批评家综括苏东坡的个性,必用孟子所说的这个“气”字。

“气”本是普通字,是空气,是气体,是大气,是精神,是力量,是运动,是闷在心里的恼怒。在《孟子》里,“气”是哲学的概念,类似柏格森所说的“生气勃勃”,是人格上的“元气”。

使伟人与匹夫显然不同的,往往是精力元气上的差别。在孟子的哲学上,“气”是伟大的道德动力,更简单说,就是人求善、求正义的高贵精神,这种精神,人人皆有,是和生俱来的。

人在世上生活下去,这个“气”可因得其陶冶营养而增长强大,亦可因消减而衰弱。偶尔他们的船驶过壹个孤立的茅屋,只见那茅屋高高在上侧身而立,背负青天,有时看见樵夫砍柴。

看那茅屋孤零零立在那里,足可证明居住的人必然是赤贫无疑,小屋顶仅仅盖着木板,并无瓦片覆盖。苏东坡正在思索人生的劳苦,忽然瞥见一只苍鹰在天空盘旋得那么悠然自在,似乎丝毫不为明天费一些心思,于是自己盘算,为了功名利禄而使文明的生活受到桎梏铐镣的夹锁,是否值得?在高空飘逸飞翔的苍鹰正好是人类精神解脱后的象征。

苏堤与西湖之和杭州,正如姐姐花容月貌上的双眸。我常想,倘若西e799bee5baa6e997aee7ad94e4b893e5b19e31333431363532湖之是空空的一片水--没有苏堤那秀美的修眉与虹彩般的仙岛,一画龙点睛增其神韵,那西湖该望之怎么?几百年来的中国游客,春天到来之时,给西湖蜂拥而至,度蜜月者,在湖上泛舟垂钓,或在垂杨之下的堤上散步,以消磨时光。

有名的西湖十景包括东岸上的柳浪闻莺;另一景是在湖上的小岛上,由苏东坡兴建的,叫“三潭印月”。的确是,湖的四周没壹个角落不使游客觉得美丽出奇而感到荡气回肠的,晴天也好,在和众也好。

晚辈高声朗读典范,老辈倚床而听,抑扬顿挫清脆悦耳的声音,老辈认为是人生的一大乐事。这样,父亲可以校正儿。

林语堂的《苏东坡传》中的好词好句有哪些

1. 苏东坡已死,他的名字只是壹个记忆。但是他留向大家的,是他那心灵的喜悦,是他那思想的快乐,这才是万古不朽的。

2. 灵魂之自在确和身体之自在有关联,人若不能控制身心,便不能控制灵魂。

3. 他恨邪恶之事,对身为邪恶之人,他并不记挂于心中,只是不喜欢此等人而已,因为恨别人,是自己无能的表现,苏东坡并非不才之人,因而他从不恨人。

4. 苏东坡是大事伶俐,小事糊涂,但构成人生的往往是许多小事,大事则少而经久不见。

5. 从佛教的否定人生,儒家的正视人生,道家的简化人生,这位诗人在心灵识见中产生了他的混合的人生观。

6. 延缓年老展长青春的第一条规矩,是避免一切情绪上的烦扰。

7. 苏东坡若回到民间,那他就犹如在水中的海豹;在陆地上拖着鳍与尾巴走的海豹,只能算是半个海豹。

8. 生命是某种东西刹那之间的表现,是永恒的精神在刹那之间存在躯壳之中的形式。

9. 说他是火性并无不当,因为他的一生都是精力旺盛的,简单说来,他的气质,他的生活,就犹如跳动飞舞的火焰,不管到何处,都能向人生命温暖,但同时也会把东西毁灭。

10. 苏东坡说:“古之君子不必仕,不必不仕。必仕则忘其身,必不仕则忘其君。”这是孟子对孔夫子参政态度的概要结语。

11. 苏东坡能够到处快乐满足,就是因为他持这种幽默的看法。后来他被贬谪到中国本土之外的琼崖海岛,当地无医无药,他告知兄弟说:“每念京师无数人丧生于医师之手,予颇自庆幸。”

12. 西湖的诗情画意,非苏东坡的诗思不足以极其妙;苏东坡的诗思,非遇西湖的诗情画意不足以尽其才,壹个城市,能得诗人发现其生活上复杂的地方性,并不要易;而诗人能在寥寥四行诗句中表现如此地的精粹、气象、美丽,也颇不简单。

13. 苏东坡去世后,另壹个人,姓洪,接他的职位;他对自己的文采颇自期许,他问当年侍候苏东坡的老仆,他比苏东坡怎么?老仆回答说:“苏东坡写得并不见得比大人美,不过他永远不用查书。”

14. 我若说一提到苏e799bee5baa6e997aee7ad94e58685e5aeb931333363393732东坡,在中国总会引起人亲切敬佩的微笑,可能这话最能一览苏东坡的一切了。

15. 中国的农民与生意人都落入王安石新政的陷阱里了,他们只有两条路走:一是遇歉年,忍饥挨饿;一是遇丰年,锒铛入狱。

征集林语堂苏东坡传的摘记

苏东坡由今年起,由情势所迫,要一变而为农夫,由气质与自然的爱好所促使,要变成壹个隐士。

社会,文化,学问,读历史的教训,外在的本分责任,只能隐藏人的本来面目。若把壹个人由时间与传统所赋予他的那些虚饰剥除净尽,此人的本相便呈现于你之前了。

苏东坡若回到民众之间,那他就犹如在水中的海豹。在陆地上拖着鳍与尾巴走的海豹,只能算是半个海豹。

苏东坡最可人,是在他身为独立自由的农人自谋生活的时候。中国人由心里就赞美头戴斗笠、手扶犁耙、立在山边田间的农人——倘若他也能作好诗,击牛角而吟咏。

他偶尔喝醉,甚至常常喝醉而月夜登城徘徊。这时他成了自然中伟大的顽童——可能造物主根本就希望人是这副面貌吧。

在元丰三年(一0八0)正月初一,苏东坡已与长子迈离开京都,启程前往幽居之地黄州,迈当时已经二十一岁。苏东坡是走最近的陆路赶往的,他把家眷留下由弟弟子由照顾,随后再去。

贫穷的子由要带着自己的一我们人——七女、三男、两个女婿,再加上哥哥的眷属,前往新任所高安,在九江南部数百里之遥。酒监的职位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好,只等于于官营的壹个酒馆经理而已。

坐船走了几个月,子由到了九江,把家眷留在那儿等候他,自己带着哥哥的家眷与朝云,还有两个孩子,顺长江上行往东坡的处所去。东坡是二月初一到的黄州,家眷是五月二十九到的。

黄州是长江边上壹个穷苦的小镇,在汉口下面约六十里地。在等待家眷之时,苏东坡暂时住在定惠院,这个小寺院坐落在林木茂密的山坡上,离江边还有一段路。

他与僧人一同吃饭,午饭和晚饭后,总是在一棵山植树下散步,关于这种情形,他写了些极其可人的诗。不久,身边便有了不少的兄弟。

徐太守热诚相待,常以酒宴相邀。长江对面,武昌(不是今天的武昌)的朱太守也常送酒食向他。

在雨天,东坡睡到很迟才起床,快近黄昏时,散步很久,在起伏不平的东山麓漫游,在庙宇、私人庭园、树阴掩蔽的溪流等处,探胜寻幽。在别的日子,有时兄弟来访,则一同到长江两岸的山里游玩。

那一带是丘陵起伏林木茂盛之区,乡野风光如画。南岸有攀山,耸立于湖溪交错的平原上。

苏东坡幸而死里逃生,至少是个惊心动魄的经验,他最初深思人生的意义。在六月他写的别弟诗里,他说他的生命犹如爬在旋转中的磨盘上的线蚁,又如旋风中的羽毛。

他最初沉思自己的个性,而思考怎么才能得到心情的真实安宁。他转给了宗教。

在他写的《安国寺记》里他说: “余二月至黄舍。馆粗定,衣食稍向,闭门却扫,收召魂魄。

退伏思念,求所以自新之方。反观从来举意ACT,皆不中道,非独今之所以得罪也。

欲新其一,恐失其二;触类而求之,有不可胜悔者。于是喟然叹曰:‘道不足以御气,性不足以胜习,不锄其本而耘其末,今虽改之,后必复作。

差归诚佛僧,求一洗之。’得城南精舍,曰安国寺,有茂林修竹、破池亭谢。

间一二日辄往焚香默坐,深自省察,则物我相忘,身心皆空,求罪始所生而不可得。一念清净,染污自落;表里像然,无所附丽。

私窃乐之。” 和他宗教思想相反的一股力量,就是深藏他内心的儒家思想。

他的儒家思想,似乎又把他拖往了另壹个方给。诚然,人可以在宗教之中寻取到安静,但是,倘若佛教思想若是正确,而人生只是一种幻觉,人应当完全把社会弃置不顾,这样人类就非灭绝不可,那一切都空空如也才好呢!所以,在佛教要达到精神的空虚与无我的精神存在,就要完全摆脱单人的牵挂,而儒家是抱现实的思想,要对人类尽其职责义务,于是两种思想之间便有冲突。

所谓解脱一事,只不过是在获取了精神上的与谐之后,使基层的人性附属于高层的人性,听其支配而已。壹个人若能凭理智上的克己功夫获取此种精神上的与谐,他就不须完全离开社会才能获取解脱了。

比方说,在社会上有对抗邪恶一事。理学家朱熹批评苏东坡出狱后写的两首诗,说其中没有克己和自新之意。

那两首诗,如前所见,似乎还是以前老苏东坡的本色未改。问题是,他是否有意改过给善?他是否有意要三缄其口,国事有错误也绝不批评吗?对不太亲密的兄弟,他是壹个回答法;对最好的兄弟,他是另壹个回答法。

在苏东坡写向兄弟的两封信里,他吐露了肺腑之言。一封是向至交李常的。

因为李常曾写诗去安慰他,但是李常的诗太感伤,苏东坡不以为然,写信回答他。信上说:“何乃耶?仆本以铁石心肠待公。

吾济虽老且穷,而道理贯心肝,忠义填骨髓,直须谈笑生死之际,若见仆困穷使相怜,则和不学道者,大不相远矣……虽怀坎憬于时,遇事有可尊主泽民者,便忘躯为之,一切付和造物。非兄仆岂发此?看讫便火之。

不知者以为垢病也。” 在控告苏东坡案中,王巩获罪最重,今年流放在偏远的西南,苏东坡向他写过几封信。

先表示己事使王巩受牵连,而受此苦难,至为难过,但接到王巩的信,了解王巩能于哲学中自求解脱。他回信中说:“知公真可爱。

而不肖他日犹得以衰颜白发,厕宾客之末也……”接着说起道家长生之术,他自己正在修行。“某近颇知养生,亦自觉薄有所得。

见者皆言道貌和往日殊别。更相阔数年,索我间风之上矣。

兼画得。

林语堂的《苏东坡传》摘抄1000字

·所谓华美靡丽的风格,可是说就是堆砌艰深难解之辞藻和晦涩罕见的典故以求文章之美。

·深深印在他写的每一行诗上,正如我所看见的他那两幅墨竹上那乌黑的饱墨之光。

·在势如奔马的狂波中逆流而上,在沿江的岸边一步步俯首躬身给上跋涉而行。

·苏东坡正在思索人生的劳苦,忽然瞥见一只苍鹰在天空盘旋的那么悠然自在,似乎丝毫不为明天费一些心思,于是自己盘算,为了功名利禄而是文明的生活受到桎梏镣铐的枷锁,是否值得?在高空飘逸飞翔的苍鹰正好是人类精神解脱后的象征。

·此一巨大的扁圆石头,呈苔绿色,背上满是晶莹的小水珠。青蛙尾尽处为一石洞,其中发出清脆的潺湲之声。

·苏东坡这时轻松愉快,壮志凌云,才气纵横而不可抑制,一时骅骝长嘶,奋蹄蹴地,有随风飞驰,征服四野八荒之势。但是弟弟则沉默寡言。父亲则深沉莫测,对事对人,一概不通融假借,因此处世则落落寡合,将身旁这两匹千里之驹,随时勒抑,不得疾驰而奔。

·苏堤与西湖之和杭州,正如姐姐花容月貌上的双眸。我常想,倘若西湖之是空空的一片水——没有苏堤那秀美的修眉与虹彩般的仙岛,一画龙点睛增其神韵,那西湖该望之怎么?几百年来的中国游客,春天到来之时,给西湖蜂拥而至,度蜜月者,在湖上泛舟垂钓,或在垂杨之下的堤上散步,以消磨时光。有名的西湖十景包括东岸上的柳浪闻莺;另一景是在湖上的小岛上,由苏东坡兴建的,叫“三潭印月”。的确是,湖的四周没壹个角落不使游客觉得美丽出奇而感到荡气回肠的,晴天也好,在和众也好。

·晚辈高声朗读典范,老辈倚床而听,抑扬顿挫清脆悦耳的声音,老辈认为是人生的一大乐事。这样,父亲可以校正儿子读音的错误,因初学者读典范,自然有好多困难。就好像欧阳修与后来苏东坡都那样倚床听儿子读书,今年苏洵也同样倚床听他两个儿子的悦耳读书声,他的两眼注视着天花板,其心情大概正如壹个猎人射了最后一箭而未能将鹿射中,仿佛搭上新箭,令儿子再射一样。孩子的目光与朗朗之声使父亲相信他们猎取功名必然成功,父亲因而恢复了希望。

精彩语句请点这里

/article/苏东坡传

王水照《苏轼传》摘抄

苏东坡传读书笔记摘抄《苏东坡传》被誉为20世纪四大传记之一。

在林语堂笔下,讲千年前的苏东坡的经历娓娓道来,这是一位豁达乐观的智者,天才横溢,是乐天达观随遇而安的伟人,随着林语堂的笔触,壹个生动形象的苏东坡给大家走来。 中国文化史上,苏东坡无疑是一座巍峨的高山。

苏东坡比中国其他的诗人更具有多面性天才的丰富感、变化感与幽默感,智能优异,心灵却像天真的小孩。对于诗词、文赋、书法、绘画,苏东坡几乎无一不精,无一不能。

散文方面的“唐宋八我们”,苏轼位居其列。宋词方面有“苏辛”之说,苏轼开创了豪放派的词风。

书法上宋四家的“苏黄米蔡”苏轼排行第一,行揩《前赤壁赋》、行书《黄州寒食帖》享誉书史。苏轼的画是文人画的典型代表,他明确提出“诗画一律”的概念,林语堂评测说:“苏东坡在中国历史上的特殊地位,一则是由于他对自己的主张守则,始终坚定而不移,二则由于他诗文书画艺术上的卓绝之美。”

从人生故事上看,苏东坡的遭遇坎坷、磨难深重,亦十分罕见。“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

33岁时苏东坡一度进入中央政权的中心,但很快由于政见不合,他便最初了大半生的颠沛流离,但一生也未能逃离波谲云诡的政治漩涡。35岁时他正当盛年,被贬往杭州任通判,从此最初了恶梦般的贬谪流放生活,按时间顺序大致排列如下:密州、徐州、湖州、黄州、登州、颖州、扬州、定州、惠州、英州、儋州。

这个路线图总的趋势是离政治中心越来越远,而离黎民百无耻政客的中伤、流言、攻击、陷害,他不屑反驳和回击,只是莞尔一笑,然后收拾收拾行李奔赴下壹个流放地。在惠州的松风阁流连漫步时,他想到的是“此间有啥子歇不得处”,能放下的是单人恩怨以及功名利禄。

而百姓万民之忧乐却总是挂在他的心间。兴修水利、赈济灾民、减免租税、平反冤情、为民请命……每到一地,苏东坡总是造福一方。

所以,林语堂称他是“百姓之友”。他把任何壹个流放地都当作文化传播的场所。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杭州西湖因东坡而灵动,而“苏堤春晓”成为西湖十景之首。他把长江边的荒僻之地黄州打造成一座文化高地,“东坡赤壁”由此名扬天下。

惠州的“玉塔微澜”、徐州的“放鹤亭”、扬州“三过平山堂”,莫不浸润着苏东坡的旷世情怀。 《苏东坡传》读书笔记_篇二 日月经天,江河行地。

历史在时光的沙漏中一点一点溜走,渐渐被掩埋,当大家回首时,已经了无痕迹。然而当大家真实去聆听与抚摸这尘封的记忆时,却总有那么壹个名字在浩瀚的历史天空中响彻回荡。

往事如烟,似水流年,却带不走这样壹个熟悉的名字,壹个为人所传诵,为人所敬仰,为人所品味的名字——苏轼。 苏东坡永远是壹个谜。

他是壹个政治家,壹个大文豪,壹个月夜徘徊者……而这并不足以道出他的所有。苏东坡一生坎坷,纵然历“乌台诗案”,宦海沉浮,然直面挫折,解决苦痛,“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这是何等洒脱。

“一蓑烟雨任平生!”这是何等坦然。苏东坡昂然挺立,捋须而笑,他的心灵完全给自然敞开,承受灵性的诱惑,以心灵的真正来体验生命的过程。

但正像林语堂称其为乐天派一样,似乎是没有啥子是可以真实使苏东坡止步不前,有所畏惧的,他敢于说:“我做华堂上,不该麋鹿姿。”他敢于给帝王直言陈述:“苛政猛于虎。”

林语堂评测苏东坡说:“他的一生是载歌载舞,深得其乐,忧患来临,一笑置之。”正是因为苏东坡人格中那豁达乐观的一面,他的诗词奔放灵动,豪放不羁。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角色。”背后,是诗人广袤千里的豁达胸襟。

他至情至性。一生交友无数,知己遍天下,朋友对他情深厚重,老婆对他关爱有加。

“十年生死两茫茫”,悼念亡妻凄婉哀伤。他热爱生活,仅在美食方面,就有轶事、传说数桩。

他自己研究烹饪之法,更是留下了“东坡肉”以传后世。 他的一生似一阵清风。

苏东坡一生都追求着这样的浩然正气,他不偏执,不狭隘,在王安石一党掌权时,在各 地都积极推行新法时,苏东坡与他的一干兄弟,站出来指责新政,结果被贬谪;而在新法被综合废除时,他依旧没有严格执行,他留下了他认为对百姓有利的新法,被京中新贵所不要。但是一代大师终于还是走了,走在了北归途中,但即是面对死亡,他走的依然坦然,可以不念西天,不念来生。

此心安处是吾乡。 林语堂先生说:“苏东坡已死,他的名字只是壹个记忆。

但是他留向大家的,是他那心灵的喜悦,是他那思想的快乐,这才是万古不朽的。”是的,苏东坡为文人留下了千古标杆,他为世人留下了至情至性的灵魂。

回首给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苏东坡传》读书笔记_篇三 谁说的与原话都记不得了,大意是传播中国文化就要像林语堂一样,他是能用英文写作的少数中国作家。此前我只读过林语堂的一些文章,全本的书这是首次读。

选了他的《苏东坡传》。看了前言他对苏东坡的喜欢,我就完全可以确信,这是一本一等的书,毕竟作者的所有热情都在其中。

说到大才子,唐,想到的第壹个大多是李白;宋,想到的第壹个大多是苏轼。从流。

【苏东坡传】摘抄

读 《苏东坡传》--林语堂 的一些摘抄(一)(2009-04-24 17:05:37) 标签:苏东坡 苏洵 苏子由 王弗 王润之 王朝云 王安石 欧阳修 宋神宗 文化 分类:有感摘抄

▲ 苏东坡生于宋仁宗景佑三年(一0 三六),于徽宗建中靖国元年(—一O 一)逝世。是金人征服北宋的二十五年之前。他是在北宋最好的皇帝(仁宗)年间长大,在壹个心地善良但野心勃勃的皇帝(神宗) 在位期间做官, 在壹个十八岁的呆子(哲宗)荣登王位之时遭受贬滴。研究苏东坡传记,同时也就是研究宋朝因朋党之争而衰微,终于导致国力耗竭,小人当政。凡是读《水淋传》的人都了解当时的政治腐败,善良的百姓都因躲避税吏贪官,相继身入绿林而落草为寇,成了梁山上的英雄好汉了。

▲ 由此观之,苏东坡在中国历史上的特殊地位,一则是由于他对自己的主张守则,始终坚定而不移,二则是由于他诗文书画艺术上的卓绝之美。他的人品道德构成了他名气的骨干,他的风格文章之美则构成了他精神之美的骨肉。我不相信大家会从内心爱慕壹个品格低劣无耻的作家,他的文字再富有才华,也终归无用。孝宗赐予《苏东坡集》的序言就盛赞他浩然正气的伟大,这种正气就使他的作品不同于那些瑰丽柔靡之作,并且使他的名气屹立如山,不可动摇。

但是,现代大家不容忘记苏东坡主要是个诗人作家。他当然是以此得名的。他的诗文中有一种特质,实在难以言喻,经过翻译成另一种文字后,当然更难以捉摸。杰作之所以成为杰作,就因为历代的读者都认为“好作品”就是那个样子。归根结底来说,文学上万古不朽的美名,还是在于文学所向予读者的快乐上,但谁又能说到底怎样才可以取悦读者呢?使文学作品有别于一般作品,就在于在精神上取悦于人的声韵、感情、风格而已。杰作之能使历代人人爱读,而不为短暂的文学风尚所掩没,甚至历久而弥新,必然具有一种大家称之为发乎肺腑的“真纯”,就犹如宝石之不怕试验,真金之不怕火炼。苏东坡写信向谢民师时说:“文章如精金美玉,市有定价,非人所能以口舌论贵贱也。”

可是,使作品经久而不失其魅力的“真纯”又为何物?苏东坡对写作和风格所表示的意见,最为清楚。他说作文章“大略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文理自然,姿态横生。孔子曰:言之不文,行之不远。又曰:词达而已矣。夫言止于达意,则疑若不文,是大不然。求物之妙,如击风捕影,能使是物了然于心者,盖千万人而不一遇也,而况能使了然于口和手乎?是之谓词达。词至于能达,则文不可胜用矣。扬雄好为艰深之词,以文浅易之说。若正言之,则人人知之矣,此正所谓雕虫篆刻者。”在此为风格做解释,苏东坡很巧妙的描写了他自己的为文之道,其行止如“行云流水”,他是把修词作文的秘诀弃之而不顾的。何时行,何时止是无规矩法则可言的。只要作者的情思美妙,他能真正精确的表达出来,表达得够好,迷人之处和独特之美便自然而生。并不是在文外附着的身外之物。果能表现精妙而能得心应手,则文章的简洁、自然、轻灵、飘逸,便能不求而自至,此处所谓文章的简洁、自然、轻灵、飘逸,也就是上好风格的秘诀。文章具有此等特性,文章便不致于索然无味,而大家也就不怕没有好文章读了。

【苏东坡传】摘抄

要知道壹个死去已经一千年的人,并不困难。

试想,通常要知道和大家同住在壹个城市的居民,或是知道一位市长的生活,实在嫌所知不足,要知道壹个古人,不是有时反倒容易吗?姑就一端而论,现今仍然在世的人,他的生活尚未完结,一旦遇有危机来临,谁也不了解他会怎么行动。醉汉会戒酒自新,教会中的圣人会堕落,牧师会与唱诗班的少女私奔。

活着的人总会有好多也许的改变。还有,活着的人总有些秘密,他那些秘密之中最精彩的,往往在他死了好久之后才会泄露出来。

这就是何以点评和大家自己同时代的人是一件难事,因为他的生活离大家太近了。论壹个已然去世的诗人如苏东坡,情形便不同了。

我读过他的札记,他的七百首诗,还有他的八百通私人书简。所以了解壹个人,或是不了解壹个人,和他是否为同代人和否,没有关系。

主要的倒是是否对他有同情的知道。归根结底,大家只能了解自己真实知道的人,大家只能完全知道大家真实喜欢的人。

我认为我完全了解苏东坡,因为我知道他,我知道他,是因为我喜欢他。喜欢哪个诗人,完全是由于哪一种癖好。

我想李白更为崇高,而杜甫更为伟大——在他伟大的诗之清新、自然、工巧、悲天悯人的情感方面更为伟大。但是不必表示啥子歉意,恕我直言,我偏爱的诗人是苏东坡。

在今日看来,我觉得苏东坡伟大的人格,比中国其他文人的人格,更为鲜明突出,在他的生活与作品里,显露的越发充分。在我头脑里,苏东坡的意象之非常清楚明显,其理由有二。

第一,是由于苏东坡本人心智上才华的卓越,深深印在他写的每一行诗上,正如我所看见的他那两幅墨竹上那乌黑的宝墨之光,时到现在日,依然闪耀照人,就犹如他蘸笔挥毫是在顷刻之前一样。这是天地间一大奇迹,在莎士比亚的创作上,亦复如此。

莎翁诗句的遒健,是来自诗人敏感的天性和开阔豁达的胸襟,到现在依然清新如故。纵然有后代学者的钻研考证,大家对莎士比亚的生活所知者仍极稀少;可是在他去世四百年之后,由于他作品中感情的力量,大家却了解了他的心灵深处。

第二个理由是,苏东坡的生活资料较为完全,远非其他中国诗人可比。有关他漫长的一生中,多彩多姿的政治生涯那些资料,存在各种史料中,也存在他自己浩繁的著作中,他的诗文都计算在内,接近百万言,他的札记、他的遗墨、他的私人书信,在当代把他视为最可敬爱的文人而写的大量的闲话漫谈,都流传至今了。

在他去世后百年之内,没有一本传记类的书不曾提到这位诗人的。宋儒都长于写日记,尤以司马光、王安石、刘挚、曾布为著名;勤奋的传记作者如王明清、邵伯温。

由于王安石的国家资本新法引起的纠纷,与一直绵延到苏东坡一生的政坛风波的扰攘不安,作家都保存了那一时代的资料,其中包括对话录,为量甚大。苏东坡并不记日记。

他不是记日记那一类型的人,记日记对他恐怕过于失之规律严正而不自然。但是他写札记,遇有游山玩水、思想、角色、处所、事件,他都笔之于书,有的记有日期,有的不记日期。

而别人则忙于把他的言行记载下来。爱慕他的人都把他写的书简题跋等精心保存。

当时他以杰出的书法家出名,随时有人恳求墨宝,他习惯上是随时题诗,或是书写杂感点评,酒饭之后,都随手赠和友人。此等小简偶记,人皆珍藏,传之子孙后代,有时也以高价卖出。

这些偶记题跋中,往往有苏东坡精妙之作。如今所保存者,他的书简约有八百通,有名的墨迹题跋约六百件。

实际上,是由于苏东坡受到广泛的喜欢,后来才有搜集别的名人书札题跋文字印行的时尚,如黄山谷便是其一。当年成都有一位收藏家,在苏东坡去世之后,立即最初搜集苏东坡的墨迹书简等,刻之于石、拓下榻片出卖,供人做临摹书法之用。

有一次,苏东坡因对时事有感而作的诗,立刻有人抄写流传,境内多少文人争相背诵。苏东坡虽然发乎纯良真挚之情,但内容是对政策表示异议,当时正值忠直之士不要于国都之际,当权者之愤怒遂集于他一人之身,情势严重,苏东坡几乎险遭不测。

他是不是后悔呢?表面上,在他的贬滴期间,对不够亲密的兄弟他说是已然后悔,但是对莫逆之交,他说并无悔意,并且说,倘遇饭中有蝇,仍须吐出。由于他精神上的坦白流露,他也以身列当时高士之首而自伤,在和心地狭窄而位居要津的政客徒然挣扎了一番之后,他被流放到中国域外的蛮荒琼崖海岛,他以坦荡荡之胸怀处之,有几分相信是命运使然。

像苏东坡这样的人,生活中竟有如此的遭遇,他之成为文人窃窃私语的话柄,尊重景仰的话题,尤其是在去世之后,乃是自然之事。若和西方相似之人相对,李白,壹个文坛上的流星,在刹那之间壮观惊人的闪耀之后,而自行燃烧消灭,正和雪莱、拜伦相近。

杜甫则酷似弥尔顿,既是虔敬的哲人,又是仁厚的长者,学富而文工,以古朴之笔墨,写丰厚之情思。苏东坡则始终富有青春活力。

以角色论,颇像英国的小说家赛克瑞(Thackeray );在政坛上的活动主题和诗名,则像法国的雨果;他具有的动人的特征,又仿佛英国的约翰生。不知为啥子,大家对约翰生的中风,今年还觉得不安,而对弥尔顿的失明则不然。

倘若弥尔顿同时是像英国画。

关于苏东坡传的读书笔记摘抄

看完林语堂老师的《苏东坡传》之后,才对这位不朽的传奇角色有了更加深入的知道。

苏东坡过得快乐,无所畏惧,像一阵清风度过了一生,但连林老先生都说自己无论怎么都无法用详尽的语言勾绘出苏东坡的全貌,说他是自己“万分倾倒”,而又“望尘莫及”的。但有一点可以确认:苏东破是一位人格完整,可以驾驭自己心灵的高士。

再加上他旷古无今的文学造诣,敢做敢为的正直作风,乐观积极的人生态度,造就了壹个浩然不朽的伟大生命。从出生到架鹤西去,他的足迹遍布中国的大江南北。

他每到一处,都会向当地人带去他所独有的深远影响。他忧天下之忧,尝黎民百姓之苦,在艰苦的环境依然生活惬意;他在官场沉浮,受尽小人排诽,依然洁漱一生;他敢于试试,勇于实践,做工程,学瑜伽,炼仙丹。

“伸手摘星,未能如愿,但它不会弄脏你的手。”同样,他嗜酒成瘾,还喜爱月下漫步。

他一生都在实践他的理想,他是放荡主义与理想主义的结合体。